图片系列
亚洲色图
清纯唯美
暴力制服
欧美色图
动漫卡通
自拍偷拍
小说系列
家庭乱伦
都市言情
校园春色
古典武侠
性爱技巧
另类小说

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>>永久cwcpw01.com

 序章女

    深夜。

   女人,全裸的女人,肌肤白如玉脂,而且修长矫健,没有一丝赘肉,身材和
容貌都美绝人寰。如果让别人看到了,準会以为那是一个赤裸的仙子,如果不是
她正在做着这事的话。

   男人,全裸的男人,英俊的容颜让每个女子都难以抵抗,一身雪白的肌肉竟
然和女子一样白皙。在别人想来,他不过是个俊美书生罢了,想不到他却已经在
美人身上驰骋了半夜,到现在力量仍然如此强劲。

   女人和男人紧紧贴在一起,肉体和肉体彼此交融,富有韵律的颤动,皮肤上
都汗津津的,在灯下闪闪发亮。

   女人双目迷离,一张嘴便吐出一口浓浓的酒气,也不知喝了多少酒。

   男人却很清醒,他时不时将女人翻转,换一个新的姿势,但胯下的巨物速度
始终没有变慢,一下一下将女人下身捣出水花。

   终于,女人转了个圈,面对男人了。她一边上下耸动着,一边伸出玉手,抚
着男人的脸,癡迷的说:「妳是我的丈夫吗?」

   男人笑着说:「我现在在操妳的穴,怎麽不是妳丈夫?」

   女人癡癡的说:「是吗?那我们是何时成亲?何时拜堂?何时入的洞房?」

   男人依然笑着:「这麽久的事情,我如何会记得?」

   女人呵呵笑起来,说:「那妳记不记的,成亲那天,妳喝的酩酊大醉,不省
人事,被弟兄们抬进的洞房?」

   男人笑道:「我最爱的女人成婚了,我当然要喝的大醉才行。」

   说着,男人又将女人换了个姿势,让她坐在自己胯间,女人立刻左腿盘住他
的腰,右腿缠住他的腿。动作很不容易,但女人却做的很轻鬆。

   女人主动迎合着男人的撞击,下身的小口一下一下将男人的巨物尽根吞入。

   她吻了男人一下,又问:「那一晚,妳和我做了几回?」

   男人说:「妳不是说我醉了麽?我哪裏知道?」

   女人笑了,说:「对的,那一夜,妳没有和我做。」

   男人加紧顶了几下,顶的女人忍不住阵阵呻吟。「所以,现在我要多补偿妳
一些,还要加上利息……」

   女人不住的娇吟着,但是很快就娇弱无力了,因为她今天实在被干了太久。

   终于,她难以支撑,娇羞的伏在男人怀中,闭上一双美目,喃喃道:「我好
累……想睡了……」

   男人抚着她如瀑的秀发,说:「那妳便睡吧。」

   女人却说:「不,等我睡过去了,妳就会不再操我了,妳会偷偷离我而去。」

   男人说:「不会的,我会一直干妳,直到妳早上醒来,会发现我还在干妳,
睡吧。」

   男人的动作越发轻柔,一下、一下轻轻的按摩着女人的体内。女人在这温柔
的舒适快感中,微笑着沈沈睡去。

   男人按照约定,继续一下一下的干着女人……

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   中午。

   赤裸的女人在阳光下,肌肤更显的白凈,仿佛要泛出光来。

   她正躺在一条小船上,小船在湖中轻轻的摇摆。

   一个男人正压在她身上,全裸的男人,皮肤黝黑,身材高大魁梧,动作刚劲
有力。他一下一下重重的挺入女人体内,把小船压的直往下沈,好像要把这仙女
一样美丽的女子干到水底去才罢休。

   女人双目迷离,一张嘴便吐出一口浓浓的酒气,也不知喝了多少酒。

   男人的动作很单调,就是一下一下的不停抽插,但是抽插的幅度极大,每一
次抽出都将女人阴道的嫩肉翻出,每一次插入都将女人的肚子都顶的隆起。而且
他仿佛有用不完的力气,一个时辰、两个时辰,仍然不见疲态。

   女人眯着眼,十分享受,她伸出修长的玉臂,环保住男人黑漆漆的脖子,销
魂的问:「妳是我的丈夫吗?」

   男人呆了呆,问:「为什麽妳会这麽问?」

   女人轻笑着,说:「为什麽妳不敢答?」

   男人狠狠顶了女人两下,顶的水花四溅,发出哦哦的美吟:「我当然是妳的
丈夫,我就是妳爱的死去活来的丈夫啊。」

   女人娇笑着,又问:「那妳记不记的,成亲那天,妳喝的酩酊大醉,不省人
事,被弟兄们抬进的洞房?」

   「这……」男人有些许尴尬,「那是老二和老三嫉妒我,一直给我灌酒,所以
难的醉了一回。」

   大概是为了证明自己的真实实力,男人有力的双手抓紧了女人的腰肢,发力
猛干起来,那动作不似在欢爱,倒像是在强姦。

   但是女人不但没有感到痛苦,反而更加欢愉,她抬头,樱红的小口贴上了男
人的大嘴,一边承受猛力的冲击,一边尽情拥吻。

   过了好一会儿,她香滑的舌头才从男人嘴裏收回,又问:「那一晚,妳和我
做了几回?」

   男人又愣了一下,说:「我、我喝醉了,大概一、一次吧……」

   女人笑了,说:「对的,那一夜,妳破了我的处,然后就睡着了。」

   男人黝黑的脸都泛红了,他感到无地自容。现在他唯一能够回应的方式,就
是大力的操她,更大力的操她,操到她求饶为止。

   女人的肚子一下一下被顶起,男人的长枪早已深深插进她的肚子裏,在神圣
的宫殿裏肆意翻腾,她仰起头,放声浪叫起来……

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   黄昏。

   女人的裸体被夕阳照的一片金黄,每一寸肌肤都在烨烨生辉,仿佛光滑的镜
面,焕发出动人心魄的美感。

   她正躺在花园的草坪上,让柔软的青草摩擦她的肌肤,又将大股大股的汁液
浇灌草地。

   一个男人,全裸的男人,正在慢吞吞的操她的穴,悠閑的好像是在坐太师椅。
他须发皆白,身材瘦小干枯,竟是一个老头子。

   女人双目迷离,一张嘴便吐出一口浓浓的酒气,也不知喝了多少酒。

   男人花样很多,不但阳具在女人体内搅动不休,手脚也不閑着,捏弄女人富
有弹性的每一寸肌肤,嘴巴更是把女人高耸的双乳上上下下吃了个遍,舔的那对
乳峰发红发胀,更显挺拔,鲜红的乳头高高凸起。

   女人嘴裏「嗬嗬」的叫着,双手十指抓住地面,掐进了泥裏。

   她忽然睁开双眼,喘息着问:「妳是我的丈夫吗?」

   老头悠哉悠哉的笑道:「不是。我这麽一个糟老头,怎麽会是仙女妳的丈夫
?」

   女人嬉笑起来,伸手轻轻拍着老头的脸,在上面留下道道泥痕。「妳又在戏
弄我了,妳不是我的丈夫,谁是我的丈夫?」

   老头笑眯眯的反问:「既然妳知道,为什麽还要问我?」

   女人娇嗔起来:「妳这坏人,衹许妳调戏我,不许我作弄妳?」

   老头笑道:「我几时说过不许了?妳有什麽想问,尽管问好了。」

   女人妩媚的笑着,伸出香舌,舔去老头脸上的泥巴,问道:「那妳记不记的,
成亲那天,妳喝的酩酊大醉,不省人事,被弟兄们抬进的洞房?」

   老头哈哈大笑:「哈哈哈,我那衹是装醉,实际上清醒的很。」说着,他拍
拍女人的屁股。女人心领神会,知道他要干什麽,默契的翻过身来,像条狗一样
趴在草地上,撅起滚圆的大屁股,叉开双腿。

   「再翘高一点!」老头说着,一巴掌拍在屁股上,一声脆响,留下了五道红
色的指印。

   「噫!——」女人叫了一声,下体涌出一大股水,顺从的把屁股抬高,膝盖离
开了地面,双腿大大分开,和地面形成一个三角。

   老头就这麽站在女人身后,轻轻一送,把阳具再度插入水淋淋的蜜穴。

   女人一下一下承受着撞击,一对豪乳一下一下刮擦着地面,被无数的草叶磨
的瘙痒无比。

   她喘息着,努力问:「那一晚,妳和我做了几回?」

   老头说:「数不清了。」

   「怎麽会数不清?」

   「因为那一夜我们根本没有睡,我的鸡巴一直没离开妳的骚穴,一直做到了
天亮。」

   女人的脸红了,双目出神,微笑着回忆当时的情景,呢喃道:「对的,那一
夜,妳一直在发情,我一直在发浪,我们就那样操啊操啊,好像永远都不会停……」

   女人喃喃的梦呓着,身体却早已被慾火焚到了顶点,在老头的淫弄下一泄再
泄……


第一章 凤仙

    一条魁梧的大汉舒服的斜躺在座椅上,长刀倚在扶手上,染着深红色的鲜血。

    本来,这个房间也和这张座椅一样,舒适而典雅,然而现在,屋裏血流遍地,
惨不忍睹,一具男人的无头尸体倒伏在地,散发出刺鼻的血腥味。

    大汉名叫白龙,不知道这是他的本名还是他的外号,因为以前江湖上从来没
有出现过这麽一号人。

    「真没劲。」白龙一手握刀,一手撑着头,自言自语的说:「还号称江东大
侠,这麽不堪一击,功夫还不如他老婆。」

    窗外传来断断续续的女子呻吟声,好像在受着痛苦的折磨,但声音有些嘶哑,
有气无力的,不知道已经喊了多久。

    白龙身边一个矮个子男人低头哈腰的说:「不是江东大侠常飞萍不强,是白
爷您的武功惊世骇俗,常飞萍哪裏是您的对手?况且,常氏夫妻二人,向来是夫
妻联手,刀剑合璧,才能发挥最强威力,武林中罕有对手。今日两人被白爷分开,
自然本事就大打了折扣。」

    白龙感到很不悦。这人虽然是在恭维他,但这话听着却好像是说他趁人之危
胜之不武似的。矮个的男人也忽然发觉失言,吓的额头直冒汗。

    白龙瞅了瞅地上的尸体:「可惜,人已经死了,他们夫妻也没法再合璧了,
是不?」

    「是是是,白爷妳就不用再挂唸这事了。」矮个男人连忙说。

    「不,我偏要跟他们两个再斗一斗。」白龙不依不饶。

    「这、这……」矮个男人瞠目结舌,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   白龙抬头看了看窗外,说:「他老婆呢?怎麽没声音啦?」

    说到江东大侠的妻子楚飞月,矮个男人不禁露出了姦邪的笑容:「多半是没
力了吧,都一夜了,加上之前被白爷您打了一掌,再强的人,也撑不住啊……」

    白龙呼的站起身,说:「走,出去看看。」

    一走出房门,立即看到院子裏白花花一片。

    院裏有十几个人,全部都一丝不挂,所以当然是白花花一片。可是,那十几
个男人的肤色有深有浅,白的不好看。最白、也最好看的,是被十几个男人围在
中间的唯一一个女人。

    这女人真是名副其实的白花花一片。不仅是她的肌肤本就白如冬雪,而且是
因为此刻她身上沾满了白色的浆液,浆液又不断从她的肌肤上流下来,把她躺的
石桌也变的白花花一片,还从桌子边缘不断滴答滴答的流下来。

    这个赤裸的被精液包裹的女人,就是已死的常飞萍的妻子,以剑法和美貌名
动江湖的女侠。武林中给她起的雅号叫做「美剑仙」。

    可是现在,曾经的美剑侠躺在自家的院子裏奄奄一息,两条修长的美腿大开,
无力的挂在桌沿,双腿之间肉穴洞开,还在汩汩的往外冒着男人的浆液。

    矮个的男人看到这一幕,眼中忍不住淫光四射,和那十几个男人一样。白龙
却面色不改,问:「怎麽样了?」

    男人们大笑着回答:「稟龙王,这娘们真是极品,弟兄们全都已经操了两轮
了,还是意犹未尽呢!」

    「嗯。」白龙走到楚飞月跟前,捏住她的下巴抬起她的头。

    美剑仙楚飞月的两眼睁着,却空洞无物,她醒着,却已经失去了意识,就好
像死了一般。

    矮个男人问:「她快不行了吧?」

    白龙冷笑道:「哼,如果她死了,我倒是没兴趣了。如果她能活下来,才能
当我的对手。传我的命令,暂时先不回去,所有人再干她一轮,如果她死了,就
和她的死鬼男人丢一起,如果她还能活着,就洗干凈带来见我。」

    「是!」白龙从来严厉无情,说一不二,这次听说老大宽限了娱乐的时间,
在场的男人们都喜出望外。何况这个美丽的女侠的胴体真是让他们慾罢不能,当
即一个个挺起阳具,又顶进女侠的肉穴……

    楚飞月衹能发出一声无意识的哀鸣,空洞的眼中流出一行清泪,和脸上的浆
液混杂在一起……

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    终南山上,本该是游人云集的时节,可是今天山上却寂静无人。

    因为山巅之上,正站着三个煞星!他们就是新近崛起的大漠三雄,三人各有
一种绝世武功,令武林中人闻风丧胆。

    今天他们要约战当今天下第一剑客,武林盟主风鸣天。他们已经打定主意,
要以三打一,虽然会被人说胜之不武,但是这场衹要赢了,他们就天下无敌!风
鸣天虽然武功极高,但他们三个人每一个在江湖上都没有遇到过对手,如今三人
联手,信心十足。

    可是,约定的时辰就要到了,武林盟主风鸣天连个影子都没有。

    莫非他知难而退,不敢赴约?

    大漠三雄得意大笑起来,準备大肆庆祝胜利。

    三雄中的老大天狂说:「既然风鸣天不敢来,我们就到他家去挑战,看他敢
不敢应战!」

    老二地妄说:「好好好!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,我们就去他家,再通告一大
群武林人去观战,看我们三兄弟如何大获全胜。」

    老三海傲说:「我倒是有个主意,管教风鸣天不敢跑。」

    「是什麽主意?」

    「风鸣天的老婆,可是武林第一美人瑶梦盈。我们可以告诉风鸣天,若是他
不应战,便将他老婆送给我们兄弟。」

    天狂和地妄听的心花怒放,不禁问道:「武林第一美人有多美?」

    海傲说:「我也没有见过,但是,听说那瑶梦盈,外号‘水月观音’,有闭月
羞花的容貌,跟观音菩萨一样超尘脱俗,若能一亲芳泽,这辈子就无憾了。」

    天狂大喜道:「好好!等我们打败风鸣天,把他老婆抓了来,三兄弟共享!」

    忽然,他们同时听到,一个声音仿佛从天边飘飘忽忽传来:「妳们就是大漠
三雄?」

    三人吃了一惊,往山下看去,衹见一道白色人影,如一道青烟,轻飘飘便来
到了山顶。

    那是一个白衣女子,一袭轻纱白衣微尘不染,洁白如雪,气质如仙。衹可惜
她用白纱遮住了面容,看不清她的容貌,但衹是她婀娜缥缈的身姿,已经可以使
任何男子着迷。

    大漠三雄都呆了好一会儿。还是海傲先反应过来,问:「妳是谁?知道我们
不许閑杂人上山吗?」

    那女子冷然道:「我不是閑人。我就是妳们说的‘水月观音’瑶梦盈。」

    大漠三雄大吃一惊,天狂问:「妳丈夫风鸣天没来,怎麽妳却来了?」

    女子答道:「妳们这种货色,根本不用鸣天出场,让我就足够打发妳们了。」

    大漠三雄爆笑起来,笑的肚子都疼了。「妳一个女人,还想挑战我们三兄弟?」

    瑶梦盈淡淡说道:「妳们最好不要把我当成女人。」

    地妄说:「妳说妳是瑶梦盈,如何证明?」

    瑶梦盈回答:「能击败妳们就行了,要什麽证明?」

    天狂何曾被一个女人如此轻蔑过,不由恼火起来,说:「那妳把妳的面纱摘
了,让我们瞧瞧妳是不是如传说中那样美?」

    「摘了又何妨?」瑶梦盈想也不想,随手就褪去了面纱。

    大漠三雄齐齐倒吸了一口冷气,呆在原地许久。

    美!太美了!不似人间之人,若是天上有神仙,大概也不过如此了。

    面对三条大汉无礼贪婪的目光,瑶梦盈丝毫没有愠怒,衹是用那清冷的表情
看着他们。「但代价是,妳们都不能活着下山了。」

    天狂吞了口唾沫,大胆的说:「妳觉得妳能打赢我们?」

    「那是自然。」

    天狂说:「好,那我们打个赌。若是妳赢了,我们三个就给风鸣天当小弟,
随意差遣;但若是妳输了,嘿嘿……」

    天狂还没说完,瑶梦盈漠然道:「若我输了,也任由妳们处置好了。」

    大漠三雄大喜,连忙问:「妳想先挑战哪一个?」

    瑶梦盈轻轻冷笑:「我三个一起打。」说着,衹见倩影一闪,她已来到三人
跟前,同时向三人出手!

    大漠三雄大吃一惊,想不到这个武林盟主夫人如此大胆,竟然同时对付他们
三人。

    然而瑶梦盈确实不容小觑,她身形极快,一把剑同时攻向三人,三人好像都
有一个瑶梦盈在和自己交手,仿佛一人三化。

    但大漠三雄也不是浪得虚名。他们立即施展起强横的武功,与瑶梦盈交手。

    突然,瑶梦盈剑光连闪,瞬间刺中老大天狂的双臂数剑。

    可是天狂竟然毫发未损,剑尖迸出火花,好像刺在铁块上一般。瑶梦盈不由
一惊,这天狂竟然练到了刀枪不入的地步。

    老三海傲冷笑一声,趁机双掌发出,瑶梦盈和天狂缠斗不及闪躲,衹能和海
傲对了一掌。

    突然,她感到手上一股彻骨的寒冷,一看左臂上竟然结了一层冰!

    正在这时,一道烈焰劈下,是老二地妄的烈焰掌。剎那间瑶梦盈衹能以冻僵
的左臂去挡,衹听一阵碎裂之声,那冰冻的袖子,被击成了无数碎片,一条如雪
似玉的胳膊完全露了出来。

    仅仅一条胳膊,就将大漠三雄看呆了,竟忘了趁胜追击。

    瑶梦盈面露讶色,这三兄弟果然真的练成了不世神功!她这次是有些轻敌了。

    天狂大笑道:「瑶女侠,要不停手投降吧,妳看到了我三兄弟的武功了,那
可不是闹着玩的,一不留神就会皮开肉绽啊。要不妳乖乖来伺候我们三兄弟,以
免皮肉受苦。」

    瑶梦盈冷笑一声,说:「若是早知道妳们的实力,我也就不用留手了,注意
了,接下来一招决胜负。」

    话音未落,瑶梦盈急动,飞剑直取天狂。

    天狂大喝一声,仗着刀枪不入的身躯,一手抓下,衹觉手中一软,定睛一看,
手中抓到的是瑶梦盈的丝衣。

    海傲正要出手,忽然看到一个衹着内衣的绝色美人出现在面前,玉臂香肩,
历历在目,不由一呆。

    就在这一剎那,瑶梦盈的剑已经刺进了海傲的胸膛。海傲立即像抽了气的皮
球,瘫软下去。

    天狂大叫一声,扑了上来。瑶梦盈立即弃剑,双掌一下拍在天狂心口。

    天狂身体毫发无伤,但是心脉却被一股柔和而强大的内力震断。

    地妄嚎叫了一声,双掌一挥,内力全力发动,顿时一大团烈焰扫向瑶梦盈。

    火光卷过,瑶梦盈身上内衣,被烧的一干二凈,每一寸肌肤都显露在阳光下,
每一寸肌肤,都堪称完美。

    那一双美乳,原来是那麽大,而且形状挺拔浑圆。那一对美臀,呈完美的半
球形,矫健光滑。还有那最隐秘的私处,也一览无余。那裏竟然光滑无比,没有
一根毛发!

    地妄如遭雷击,完全呆住了,忘记了厮杀,忘记了仇恨!

    瑶梦盈摇曳的身姿飘到他面前,在他头上拍下一掌。

    威震江湖的大漠三雄覆灭了。

    瑶梦盈傲立在山巅的阳光中,仿佛一尊神女雕像。

    忽然她见到山下有人跑上山来,连忙去穿衣。

    衹是,瑶梦盈的内衣已被烧光,这却不曾预料,衹能穿好那件白纱外衣,内
中肌肤隐约可见,不过也没有办法了。

    来的是她的侍女可心。虽然衹是一个年轻少女,但是她的瑶梦盈指点,轻功
已有相当火候,跑上山来气不喘面不红。

    「夫人,大漠三雄解决了吗?」她看看地上躺着的三个男人。

    「解决了。有什麽要事吗?」

    「是的,老爷召集天下武林名宿,马上要召开武林大会了。」可心急急忙忙
说。

    「什麽?武林大会?为了什麽事?」瑶梦盈不禁有些惊讶。

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    江湖中出大事了。武林盟主风鸣天广发英雄帖,要召开多年不曾举行的武林
英雄大会。少林、武当、峨嵋、丐帮、唐门、东海、昆侖、五毒八大门派掌门都
汇集到了风鸣天的风剑山庄,而且个个如临大敌。

    短短一个月之内,河北大侠被劈成两半,全家被屠;南海大侠自刎而死,他
的独生女儿遭轮姦致死;中原大侠经脉尽断,虽然逃的一命,却已成废人;江东
大侠身首异处,其妻「美剑仙」楚飞月失蹤。武林正道的五大侠客,如今衹剩下
一个关西大侠莫不为了。

    更令人吃惊的是,武林白道的大敌,谁都不敢轻易招惹的魔教,竟然一夜之
间销声匿迹!据黑道上传出的消息,魔教总坛突然遭数名绝世高手袭击,魔教首
脑干部几乎被一网打尽,庞大的势力瞬间土崩瓦解。

    但是,这个摧毁黑白两道的强大势力到底是什麽人,武林中至今全然不知。

    武林盟主风鸣天,自从十年前娶了江湖第一美人瑶梦盈之后,就天下太平无
事,再没有召开过武林大会。然而不得已,风鸣天如今再次召开武林大会,召集
各大门派联手对付这个来历不明的敌人。

    另外,很多来参加大会的人心底下还有个私愿,那就是当年的武林第一美人
瑶梦盈虽然盛名远播,但是却没有几个人见过她真容。是当时的武林第一美人,
峨嵋派掌门雪花仙子见到她之后,主动宣布放弃了武林第一美人的称号,瑶梦盈
的美名轰动了武林。但是不久之后,她就嫁给了武林新任盟主风鸣天,绝迹江湖,
不知多少豪侠引以为憾。这次武林大会,作为风剑山庄女主人,多半会出现,人
们都希望能见一见她的真容。

    三天后,就是开会之期,但是昆侖派和东海派掌门还没赶到。

    昆侖派掌门拂玉真人正在灯下独自饮茶。这茶不同寻常,乃是用天山雪莲、
罗布泊的白茶,加昆侖万年冰煮成,倒入茶杯异香扑鼻,拂玉真人每晚都要喝一
壶,然后打坐修炼辟谷。

    忽然,拂玉真人放下手中的半杯茶,好像自言自语说:「窗外的客人,何必
在外面不动?要吹一夜冷风吗?」

    窗户吱呀一声打开了,露出一个女孩子的头。

    那是一个极其娇美可爱的女孩子,连心无杂唸的拂玉真人都心动了一下。

    女孩笑嘻嘻的说:「对不住,我是不能进妳屋子的。」

    「为什麽呢?难道我会吃了妳?」

    「嘻嘻,不是啦,真人妳怎麽会吃我呢?可是啊,我却会吃掉妳哦!」

    拂玉真人哑然失笑:「怎麽会?难道妳是女鬼?」

    「没错,我就是女鬼。」

    拂玉真人笑道:「我不信。哪有这麽可爱的女鬼?」

    「要是不信,敢不敢跟我走一趟呢?」

    拂玉真人皱皱眉:「现在?」

    「就是现在。外面月黑风高,真人妳怕不怕啊?」女孩做了个鬼脸。

    拂玉真人冷笑道:「那就走吧。」

    深夜,一个少女领着一个老道士,在森林中行走。换做寻常人,衹怕已经吓
到腿软,但他们两个却好像在花园散步一样。

    「妳叫什麽名字?」拂玉真人问。

    「我叫黄鹂,两个黄鹂鸣翠柳的黄鹂。」少女嘻嘻笑着。

    「妳的轻功很好。」

    「是啊,不衹是轻功,我还有很多功夫呢!」黄鹂向拂玉真人抛了个媚眼,
表情暧昧。

    「我们要去哪裏?」拂玉真人不动声色。

    「就在前面。」黄鹂指了指,前面的一片空地。

    拂玉真人心想,如果他们想暗杀我,在树林裏是最好的机会,到了空地上,
他们可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。

    远方忽然蹄哒蹄哒响起了马蹄声,还有车轮转动的声音。拂玉真人立即提高
警惕,一衹手放到剑柄之上。

    一辆马车开到了空地上。车身相当大,长宽高各一丈三尺。车外面全部漆成
黑色,连拉车的四匹骏马也全是黑色。但是,车上却没有车夫。

    「这是谁的车?」

    「这是鬼的车,登上此车,就会被鬼怪摄去魂魄,变成傀儡!我家主人就在
车上,真人妳敢不敢上去?」

    拂玉真人沈默了一会儿,忽然哈哈大笑:「我本修道人,难道还会怕鬼怪?」
他大步流星走到马车前,翻身进门。

    车裏和车外完全不同。车外黑暗恐怖,但车裏却极其奢华堂皇。但这些都不
重要,重要的是,车裏衹有一个女人。

    如果她就是鬼怪的话,那麽地狱就是天堂。

    太美了。

    但是拂玉真人依然保持镇定,修道多年,他的定力当然不是普通人可比。

    「妳就是摄人魂魄的鬼怪吗?」拂玉真人不由微笑道。

    女人慵懒的半卧在车榻上。一条名贵的毛毯盖在她身上,却露出雪白的肩头
和完美的容颜。

    她笑道:「这要看真人愿不愿意给。」

    拂玉真人说:「我当然不愿意。」

    女人不急不恼,却说:「想不到,真人如此无情。我有点恼了。」

    拂玉真人说:「我本是修道人,修天道则无人情。姑娘恼了想怎麽办?」

    女人娇声道:「我这个人很奇怪,一恼就发热。」

   「发热就吹吹风。如果姑娘有时间,可以到我昆侖山上去看看雪景,保证妳再
怎麽恼都不会热。」

    「昆侖山我会去的,但不是现在。那麽现在,真人可否帮我把这热死人的毯
子掀了?」

    「当然可以。」拂玉真人手轻轻一挥,整张毯子就飞起来,卷成了一卷落到
旁边。

    他的瞳孔猛然收缩。

    毯子下的女人一丝不挂!而且,这精致的身躯线条,如同一尊完美的玉雕!
拂玉真人平生从未见过女人的裸体,但是他深信,世上不会有几个女人的身体,
比她更美。

    女人笑了,好像这一切早已在她预料之中:「那麽真人,现在妳想干什麽
呢?」

    拂玉真人问:「妳叫什麽名字?」

    「名字衹是虚无的东西。」女人笑道,「衹有眼睛看到的,手裏摸到的,
才是真实的。」她挺了挺胸,一对浑圆的乳房在空中轻轻抖了两抖,充满分量
和弹性。

    拂玉真人哈哈大笑起来:「行了,叫妳们主人出来。」

    女人脸色一变:「真人什麽意思?」

    拂玉真人说:「我的意思是,妳不够格跟我说话!叫妳们主人出来吧。」

    女人咬着牙,怒视着他,好像要把他一剑捅死。而拂玉真人不慌不忙,好
像在等她出剑一样。

    忽然,夜空中传来一阵叮铃清音,仿佛仙乐一般。

    鬼车顶忽然开了一个口,一道身影直落入车中。

    又一个女人。但是这个女人的高贵气质,一下子把赤裸的女人压的黯淡无
光。

    「红鸾,妳出去吧。」女人下令。

    「是。」裸体的女人低头行礼,也不穿衣服,就这麽光溜溜的走下车去。

    「妳是谁?」拂玉真人问。

    「我是凤仙。」女人转过身来,面对拂玉真人。

    拂玉真人倒吸一口冷气。他今天终于明白什麽叫做美。

    这是一种高贵的美,圣洁无暇,如同仙子下凡,却又不盛气淩人,让人心生
膜拜的冲动。

    拂玉真人问道:「凤仙深夜找我,不知有何事?」

    凤仙笑了笑,奉上一杯茶说:「当然是为了明天武林大会的事。」

    拂玉真人不由自主接过茶,一饮而尽,说:「哈哈,果然如此,凤仙门主是
想和武林正道合作吗?还是向八大门派挑战?……咦?这茶是……」

    拂玉真人吃了一惊,这杯茶,竟然就是他刚才喝的自制的昆侖茶。不但如此,
这杯茶比自己带来的茶味道更加纯正!衹有一种可能:这杯茶,是在昆侖制好之
后带到这裏来的!

    凤仙笑道:「不错,这杯茶正是正宗的昆侖仙茶。」

    「妳们怎麽会有我的茶?」

    凤仙笑靥如花:「因为,就在真人下山之后,我们埋伏在山下的人已经把昆
侖攻破了。」

    拂玉真人大惊!他本不想相信,可是,如果不是昆侖被占领,这些人是不可
能拿到昆侖仙茶的。

    这时,凤仙从怀裏掏出了一块玉佩。拂玉真人脸色剧变,因为这是他妻子,
昆侖飞鸿雪玉仙子的信物。

    「什麽?妳、妳们真的攻占了昆侖?雪玉她怎麽样了?」拂玉真人完全失去
了镇静。他修道多年之后,对这世间唯一记挂的人,就是双修爱侣雪玉仙子了。

    凤仙笑道:「雪玉仙子现在很好,不但活着,而且活的很开心、很快乐。真
人应该知道,雪玉仙子容貌绝世,虽然五十多岁了,但是多年修炼,仍然看上去
衹有三十岁的容貌,妳们昆侖派上下弟子,对她都是爱慕却不敢说,尤其是妳的
徒弟独孤炼。不过现在他们得偿所愿了,因为他们全都成了雪玉仙子的老公,衹
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。我来之前,还给独孤炼和雪玉仙子主持了婚礼,从此妳当
大老公,妳徒弟当二老公,昆侖的其他弟子都当小老公。真人妳可觉的高兴?」

    拂玉真人气疯了,他知道,门派裏有很多人曾冒险偷看雪玉仙子洗澡,徒弟
独孤炼更是经常在睡梦中喊着师娘的名字梦遗。衹是他作为掌门,不想弄的人尽
皆知,也就睁一衹眼闭一衹眼。想不到现在,门派被攻破,爱妻成了弟子们的公
妻!

    「其实,我之所以让红鸾脱光了在车上等,就是想让真人知道真相之前先补
偿一下,免得知道后太过难过。可惜,真人却放弃了这个机会。」

    拂玉真人怒吼一声,拔出长剑。

    凤仙笑道:「真人不要杀我哦,若是我死了,妳回到昆侖山,就衹能看到雪
玉仙子的尸体了。或许,还是很脏很脏的尸体。」

    拂玉真人大叫一声,丢掉手中的剑,猛然把凤仙扑倒在榻上。

    「妈的!我就用妳来报复!」他再没有修道人的样子,疯狂的撕扯凤仙的衣
服。

    凤仙丝毫没有惊惧,反而哈哈大笑起来。「真人不必省力气,妳可知道,妳
的弟子们干妳爱妻的时候,可使劲了呢!」

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    东海派宗主东方破浪,是条威猛的汉子。他曾经单人单刀,斩杀海盗五十多
人,威震东海。

    而且,他还特别怜香惜玉。他从海盗窝裏救出的被糟蹋的美女有二三十个,
都不肯回家,甘愿做东方破浪的侍女,用一生来报答。所以江湖上说到东方破浪
的艳福,也是令无数江湖人羡慕不已。

    这天夜裏,他怎麽也睡不着,于是到屋外练起刀法来。练到一百多招,已经
大汗淋灕,感觉畅快无比。

    忽然,他隐隐听到很远处喊来断断续续的救命声。

    东方破浪眼力、耳力极好,否则如何在波涛汹涌的海上立足?他立即循着声
音的方向,小心的走过去。

    声音越来越近了,是一个年轻女子的叫声。而且,同时隐隐约约还能听到一
个男人的嘶吼声。东方破浪早明白了七八分,这一定是有无耻之徒在姦淫女子!

    想到这裏,东方破浪握紧长刀,飞速奔去。

    声音已经很清晰了,女人的声音很凄楚,一边哀叫一边呻吟,听的人慾望急
升。东方破浪穿过树林,看到前方停着一辆黑色的马车。声音就是从裏面传出。

    女子不停求饶,男子却大吼道:「装什麽装?妳这骚货,给我叫浪点,叫的
越浪越好。」衹听啪啪两声脆响,也不知是男子的巴掌打在女子的脸上还是其他
部位。

    但是东方破浪耳力极好,他一下就听出,这两巴掌是打在女子的乳房上的!
而且,这个男人显然有不错的内力,那女子会被打的极痛苦。

    东方破浪大怒,操起刀冲进了马车。

    衹见一个女子四肢最大程度张开,一个赤精着的男人正在她身上发疯般驰骋。
而且,这男人竟然还是个白头发老头子!

    东方破浪忍无可忍,一刀把那老头的脑袋砍了下来。

    他这才看清,这女子是如此的美貌,他的二三十个女人,连她一根手指头都
比不上!而且她现在的凄惨流泪的样子,实在太令人爱怜痛心了!

    东方破浪连忙抱住女子的裸体,连连安慰道:「没事了没事了,恶人已经被
我杀了,妳得救了。」一边说话的时候,一边还忍不住在美人的裸体上小动作不
断。

    可惜,就是有些脏,他摸到不少黏滑的浓汁,想来这老头不知在这美人身上
射了多少精液。这个该死的老头,应该碎尸万段。东方破浪咬牙切齿的看向角落
那颗人头。

    他的心突然一沈到底。

    什麽?这个老头的相貌,难道、难道是……昆侖掌门拂玉真人!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>>永久cwcpw01.com